流啊強
我來完善 | 返回首頁
本詞條被瀏覽1157次

   “流阿強”一詞,大概已沒有多少人熟悉了。它是“流氓、阿飛、強盜”的縮略語,在文革初期貴陽人的口語中經常出現。被用來指各種各樣的時髦青年,街頭小混混以及各種罪犯。
 
   那時,社會的動蕩、各種人員的流動使治安秩序日益惡化,“公檢法”被砸爛,也使公共安全系統癱瘓下來,因此,各種犯罪活動猖獗,小偷小摸和道路搶劫經常發生,殺人、強奸、拐賣婦女等犯罪也不斷出現,參與這些嚴重犯罪活動的犯罪分子統稱“流阿強”。
 
   經常聽到的搶劫事件主要是搶手表和軍帽,今天有點不可思議。可在當時,軍帽屬于高檔物品,是所謂“三轉一響”之一(“三轉”指自行車,手表,縫紉機,“一響”指收音機)有諺語為證:“有錢的人,大不相同,身上穿的是燈草絨,腳一踢,是華達呢,手一撈,是金殼手表,屁股一歪,是大輪胎(指自行車)”所以,戴表上街是很危險的。軍帽則是那時期時髦穿著的一部分,這種“時髦”又不屬于被禁止的“奇裝異服”,所以年輕人都以戴一頂軍帽為榮,常有人戴著手表和軍帽在街頭行走,被“流阿強”盯上,于是發生搶奪,為了一頂帽子或者一只手表而丟了性命的事屢屢發生。
 
   性犯罪也是當時的主要犯罪形式之一,革命對性的嚴厲壓抑,使得性問題,常常以極端的形式表現出來。遍布城鄉的布告是被用做震懾犯罪的手段,在這些布告中,有不少罪犯都因為強奸和猥褻少女而被處決,他們都被叫做“流阿強”。在日常生活中,有關男女關系的傳聞也很多,某某女人因為貪財而失身,某某男子因貪色而失足,被人抓住都成了“流阿強”,往往要反綁起來游街。
 
   記得一次看見一群被抓住游街的“流阿強”中,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子,嘴里含著稻草,一幅滿不在乎的神情,她的罪名是“流氓犯”。
 
    如果學生在學校里違紀或不聽老師的勸告,老師的嚴厲說辭是:“再這樣下去,你以后就會成流阿強!”社會上隔三岔五就有各種宣判大會,每次大會上,都會有一批“地富反壞右”分子和“流阿強”分子受到宣判,會后,總有一批人被槍斃掉。記得大約是在1969前后,槍斃了幾個“流阿強”分子,老師就拿這些人做榜樣警告我們:“這些人為什么年紀輕輕就被槍斃了?因為他們不聽毛主席的話,搞打砸搶,今天這個王某某,才二十歲,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時候才出生,為了搶一只手表就把人家殺了。真無法無天!”
 
    70年代初,貴陽有一個著名的黑幫分子,外號“南霸天”,是當時男孩子心中的傳奇“好漢”,不過,他具體有哪些“好漢”行為,我并不知道,只知道他有一個本領,每天早晨可以“定”在自行車上,吃一碗“腸旺面”,而自行車不倒。他的婆娘很漂亮,也有這個本事。這讓人十分崇拜,學騎自行車小孩,都想學“定車”的本事。路上看到一些“沖寶”(貴陽話中指那些愛自我顯示,自我炫耀的人)能夠雙手放開,唱著歌騎行,也很羨慕。后來,“南霸天”被槍斃了,據說他死后,家里沒有人去交“子彈費”,也不收尸,但到晚上,他的“弟兄”們就到刑場把他的尸體搶了出來,并為他舉行了儀式。
 
    與這類有些“神話”色彩的“流阿強”分子相比,現實中的“流阿強”就要遜色得多了。因為“流阿強”這個詞語幾乎可以涵蓋一切不三不四的人,所以稍微出格一點的行為舉止、穿著打扮,都可以被叫做“流阿強”。
 
    我有一位小學同學,很崇拜“南霸天”。他喜歡小偷小摸,有時候,來我家里玩,有好玩的東西或者零錢會突然不見,因此,我們都常常提防著他。但我和他的關系很好。一次,他舅舅從四川來他家,半夜的時候,他悄悄爬起來,偷走了他舅舅的錢。然后就離開了家,第二天,我上學的路上,突然見到了他,他叫我別去上學,去送他,我問他去哪里,他說他想去當強盜,當“南霸天”那樣的人,我們倆在一起暢談很久,設想自己能夠留著一臉絡腮胡子,做綠林好漢的遠景。那天我逃學一整天,和他到處亂逛,然后我們依依不舍地告別了。但我沒有上學的事情,被告到我母親那里,而那位同學也被家人找到,回家后被狠狠地揍了一頓,把我當成他的同謀供了出來,于是,我也被結實地教訓了一頓。我記得訓詞是:“你想當流阿強啊?”
 
    由于社會的動蕩,有許多“流阿強”的“黑話”在貴陽中小學生里流行,這些黑話不少甚至進入了貴陽話的詞語,例如,“落教”這個詞就是當時流行一時的黑話詞語,它是指一個人為人處世方面懂規矩,好打交道。比如,新到一個環境中,如果你不了解那個環境中的頭面人物,冒犯了他,他可能會冷冷地給你一個警告:“兄弟,落教點哦。”據說,這個詞來自四川袍哥組織,但不知為什么會在那個時候流行于貴陽。我猜想,是由重慶的紅衛兵帶來的。“裝魁”這個詞也是進入貴陽話的黑話詞語之一,“裝魁”相當于今天有人用的“裝B”一詞,指某人“硬充好漢”,“打腫臉充胖子”,比如,一個人說話做事顯得牛烘烘的,別人就說他“裝魁”,這類的黑話詞語和各種貴陽流行的“國罵”一起,被貴陽人稱為“流話”,也就是流氓語言。其實,當時的孩子滿嘴都是這些流話,但在老師和家長面前如果說這些話,就會遭到斥責:“你是流阿強啊?”
 
    一個人是不是“流阿強”,也可以從他的穿著打扮上看出來,“流阿強”一般在穿著上都是很“時髦”的,貴陽人用“飛”這個詞形容“時髦”打扮的人,所謂“飛”,有幾個標志,一個是發型,當時最“飛”的發型,是“大包頭”,長鬢角,小胡子,“大包頭”就是那種長長的頭發,向后梳得光溜溜的,這種打扮的人,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。另一個是服裝,最“飛”的服裝是“鋼管褲”,“大翻領”,“鋼管褲”的褲腿非常細瘦,緊繃在身上,而“大翻領”則是類似于西裝的外套,領子翻得很開;還有一個是鞋子,當時,皮鞋可能顯得高雅,但并不時髦,時髦的鞋子是“白力士”鞋,也叫“白網鞋”,一個穿這樣鞋子的年輕人一看也“不是好人”。
 
    那時候,女“流阿強”也有相似的打扮,她們的發型好象并不特別出格,只是不扎辮子,也不扎“鬏鬏”,而是梳一種類似于“馬尾巴”的頭,頭發略微經過燙發的處理,用花手帕扎起來,或者用一根黑絲線捆上,也身穿黑色大翻領、鋼管褲,腳蹬白力士,有時候嘴里還叼著香煙。
 
    穿著這類“奇裝異服”的“流阿強”,除了街頭無所事事的混子,也有一些工廠的年輕工人,這些人在工廠里調皮搗蛋,在大街上騎著自行車到處溜達,試圖以自己的打扮去吸引異性,貴陽人把這樣的吸引異性的方式叫做“刷馬子”,“馬子”是指年輕的女子。后來,“刷馬子”變成找女孩子的同義詞。那時,有一首歌,叫做《我們是毛主席的紅衛兵》,原來的歌詞是紅衛兵向毛主席表達忠心的,開頭是:“我們是毛主席的紅衛兵,大風浪里煉紅心。”卻被改成了:
 
  “我們是302廠的學徒工
    每個月拿一十八塊錢
    單車手表我都有
    刷個馬子跟我走”
 
    在行人稀少的地方,偶爾可以看到“流阿強”們“刷馬子”的方式,他們會騎車跟著一位獨自行走的女子,突然在她面前停下,向她噴一口香煙。這大概是從當時的阿爾巴尼亞電影《海岸風雷》中學來的招數。那電影中,有一個漁夫的大兒子,經常不務正業,在酒館里鬼混,酒館里的一些水手,就用這種方式勾引女人。
 
   那時,街頭經常有一些類似糾察隊員的人,攔住那些穿得“飛”的人,用剪刀把他們的鋼管褲煎開,把他們的頭發煎掉,讓他們在街頭出丑,可是,人的愛美之心,是很難用暴力壓制下去的,即使受到各種查禁,這類穿著打扮的人依然源源不絕,因此,后來,這方面的禁忌就逐漸放松了。一些中學生的穿著打扮中,逐漸吸收了這些“先鋒派”的某些成分,也很少有人管了。

給個好評:
分類標簽:方言 口語 歷史
版權所有 © 2008-2019 貴州百科. 保留所有權利.
尖峰时速闯关